邹曼宁贺卓兮

很多网友对小说《邹曼宁贺卓兮》非常感兴趣,作者“贺卓兮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贺卓兮温瀚清身边发生的故事,概述为:我一定是失聪了。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听见这么伤人心的事?我死死攥着手,掌心被指甲抠出一个又一个青白的月牙,甚至隐隐有血丝。“你确定吗?”温瀚清叹了口气:“曼宁,其实从知道贺卓兮的身份开始,你就该明白的:你们的这段感情就注定会无疾而终。我们这个圈子,家族和地位是最重要的,没人能逃脱这条无形的规则,贺卓兮也...

免费试读

大朵的烟花突然乍响,接连在夜空中璀璨绽放。
“元宵过了新年也算过去了,知雪你要不要许个愿?”人群中有人起哄。
我看到岑知雪笑了笑:“哪有对着烟花许愿的。”
然后那人又看向我:“那邹小姐呢?这么漂亮的烟花怎么也得许个愿,不然多浪费?”许愿啊?许什么呢?...《邹曼宁贺卓兮》免费试读我失聪了。
我一定是失聪了。
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听见这么伤人心的事?我死死攥着手,掌心被指甲抠出一个又一个青白的月牙,甚至隐隐有血丝。
“你确定吗?”温瀚清叹了口气:“曼宁,其实从知道贺卓兮的身份开始,你就该明白的:你们的这段感情就注定会无疾而终。
我们这个圈子,家族和地位是最重要的,没人能逃脱这条无形的规则,贺卓兮也一样。
而你,无论是身世、工作还是前景,都配不上他。”
家族地位,无形的规则。
听着这两个词,我何尝不懂。
都说相爱能排除万难,可有的时候,只是因为不够难而已。
爱情,从来都打不过现实。
我被迫接受了贺卓兮要结婚的现实,却还是想问:“她是个什么样的人?谁?贺卓兮的……未婚妻。”
说出这句话时,我嗓子像吞了刀片一样,呼吸间都是血腥气。
“她叫岑知雪,家世背景和贺家不相上下,和贺卓兮一样,她也没有顺从家里从政,而是开了一家自己的医药公司,资产……很多。”
温瀚清低沉的声音讲述着另一个女人的顺遂生平。
原来这就是门当户对。
我看着自己着逼仄的出租屋时,更加恍然大悟。
“你有她的照片吗?没有,但我可以带你去见她。
元宵那天我们约了去郊区放烟花,岑知雪也会去。”
听到温瀚清这话的时候,我其实第一反应是不想去。
懦弱也好,逃避也罢。
我不想在情敌面前暴露脆弱,即使岑知雪可能都不知道我的存在!可事情总要有个结束。
去见一面,就当亲手给这段像泡沫一样虚假的恋情画上一个句号。
我慢慢抬头,看向温瀚清:“麻烦你了。”
元宵这天,北京城连着下了几天的大雪终于停了。
我和温瀚清到郊区的时候,正好接近零点。
空寥的封闭道路口,停着好几辆价值不菲的轿车。
京圈新一代的继承人们三三两两的围在一块,站在车前谈笑风生。
我一眼就看见了被围在中心、穿着黑色毛呢大衣的贺卓兮。
他身边,一个黑长直发,温婉大方的女人正亲昵地挽着他手臂。
她就是岑知雪吧,他们看起来……好般配。
我无声赞叹着,心脏却猛地刺痛起来。
许是我的脸色太难看了,温瀚清轻声问:“还好吗?要不要回去?”我还没回答。
不远处有人看到了我们。
他招着手:“瀚清,快来!”等我们走过去时,他冲我笑了笑:“原来是去接姑娘去了。
邹小姐又见面了,晚上好啊!”我认出他是除夕夜那晚麻将桌上的一个人,竭力想扯出点笑来。
却根本做不到。
好在温瀚清揽着人,推向贺卓兮:“卓兮,人齐了,开始吗?”我也跟着看向贺卓兮。
只见他漫不经心的摆了下手,低头对身旁的岑知雪说着什么。
紧接着,岑知雪就笑了。
他明明听见我来了,却没看我一眼。
这一刻,我来前无端躁动的心,沉寂了下来。
因为我又一次认清了我和贺卓兮之间,有一道无法跨越的沟壑!大朵的烟花突然乍响,接连在夜空中璀璨绽放。
“元宵过了新年也算过去了,知雪你要不要许个愿?”人群中有人起哄。
我看到岑知雪笑了笑:“哪有对着烟花许愿的。”
然后那人又看向我:“那邹小姐呢?这么漂亮的烟花怎么也得许个愿,不然多浪费?”许愿啊?许什么呢?我一时之间竟什么想法都没有。
直到看到贺卓兮,我突然有了想说的话:“我的愿望是……祝我爱的人得偿所愿,永不后悔。”
说完,我掏出钥匙,一点一点取下了上面的小兔玩偶,用力的抛向了远处!

小说《邹曼宁贺卓兮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